张凯律师 || 我 们 都 有 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面相痴呆的病态

有一个记忆的镜头,最近常常在我眼前晃动。

几年前,在去北京的动车上,沉闷的车厢,上来几个年轻人。他们拿的行李很多,需要彼此帮助放行李,也需要别人的配合和帮助。

这本来是一件很普通的事。但是他们和周边人打招呼,请求帮助的方式却不大一样,他们虽然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,但流露着让我感到陌生的热情与活力,他们举手抬足都表达着对周边人的尊重。

直到我听到他们之间流利的英文,才印证了我的猜测,他们都是华裔,从小生活在美国,来大陆旅游。

陈丹青先生说:“我刚去美国的时候,走在大街上,大吃一惊,看到街上的年轻男女,人人都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 。”

被欺负久了,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一直被欺负着。却一副病态,面相痴呆。

在经年累月的不知不觉中,我们丧失了自然,没有恐惧,真挚而坦然的表情,变的木然和呆滞……。

这种变化就像鲁迅见到了成年的闰土——紫色的圆脸,头戴小毡帽的活泼可爱的少年,在不知不觉的年岁里,已经变成眼睛“肿得通红”、脸色“灰黄”并“刻着许多皱纹”的“石像”

都得了失语症

几天前,我参加一个朋友聚会,朋友年纪轻轻官位晋升,看起来前途无量。

宴席上是几个为他庆祝的小官,虽都很年轻,却全场都是肉麻的吹捧,露骨的奉承,说的就不像人话。一席好酒好菜我都吃地好不舒坦,中场就逃走了。

浸淫中国官场,或者深谙中国江湖之道人,会完全无法察觉其中异样,甚至以此为乐。就像精神病院里,很难察觉自己是病人一样。

英国作家乔治.奥威尔在他著名的《动物庄园》中,记述了道德的败坏源于语言的败坏。

而语言的败坏常常是隐秘的,在不知不觉中发生。

猪最后可以成为动物庄园为所欲为的统治者,因为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更改了动物的语言:“所有动物一律平等,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。”

最后的结果是:所有的动物丧失了语言能力,他们无法真实的表达,甚至无法真实的微笑,整日却潜移默化的接纳并且传播谎言。

诚如在伊甸园里,蛇篡改了上帝的话,引诱夏娃,夏娃的犯罪和堕落正源于她对蛇话语的接纳和传播。

丧失了语言能力,是真正的失语症,这是病。

其症状是: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

最后,不讲逻辑,不问是非,不顾常识。

乔治.奥威尔说:“自由就是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”。

也就是说:语言能力并非要我们讲名言金句,而只是表达常识。

失语症的后果是:我们丧失的是讲述常识的能力。

病入膏肓进入骨髓

语言的败坏不仅仅在官僚系统中,实际早就渗入了我们日常生活里。

小说《故乡》中,鲁迅回到家乡遇到了杨二嫂。

杨二嫂见到鲁迅,先是说:“我还抱过你” 。  

鲁迅愕然。

 “忘了?这真是贵人眼高……”   

鲁迅说“我并没有阔哩。我须卖了这些,再去……”   

之后说:“迅哥儿,你阔了,搬动又笨重,你还要什么这些破烂木器,让我拿去 罢我们小户人家,用得着。”   

“阿呀呀,你放了道台了,还说不阔?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;出门便是八抬的大轿,还说不阔?吓,什么都瞒不过我。”

这段精彩的对话,几乎每个在外读书,间歇回到故土的读书人,都可以听到类似熟悉的语调。

这种家乡人的对话模式,骨子里全是卑贱,找不到诚实和坦然,更没有尊重和高贵。

如果杨二嫂遇到了王熙凤,就会被立刻怼回去。谎言对谎言,忽悠对忽悠,已经成为中国民间江湖老道的标志。

然而,遇到的是鲁迅,他不谙此道,只有愕然和沉默。真正的知识分子面对官场的阿谀,往往也只能愕然和沉默回应。

孔子这里说对了: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

这是已经深入我们骨髓的失语症。

无法说人话,就必然办不了人事。

鲁迅看中国的历史书,写的全是仁义道德,字缝里却只有两个字“吃人”。

胡适先生说:“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,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;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,我们偏要歌功颂德;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,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!却不知道:若要病好,须先认有病;若要政治好,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;若要改良社会,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。——《胡适文集·二》

全民的失语症,已经入了膏肓,侵蚀了心灵,丧失了诚实。有病而不自知,医生也没有办法。

光辉的历史

中国历史上有两次文化巅峰、大师辈出的时代。一次是春秋战国,一次是民国。

这两次实际都属乱世,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雄,民国时候军阀割据。政治的不稳定,恰恰催生了思想的繁荣。

可见,中国人并不缺少自由思想的基因。它就像种子,发芽生根,只要有透光的夹缝,就可以开出美丽的花。

但是,在中国千年皇权轮替中,这样的缝隙实在太少,自由的思想和声音总是被一种声音、一个大脑代替。

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后果是:“百家”和“儒术”都没有了,最后只有讨好皇上之术,源远流长。

春秋时候,大臣和君王还可以席地而坐,讨论政务,之后就是皇上坐着,大臣站着,到了后来,就是皇上坐着,大臣跪着。

陈寅恪先生上世纪三十年代提出了“独立精神、自由思想”。

然而,已经被奴役了几千年的民族,根本不知道自由思想为何物。

奴颜媚骨、卑躬屈膝已成一种民族习惯,甚至完美的包裹在语言当中,已经无法察觉。跪在慈禧面前的奴才,只能看到西方的船舰利炮,却不知道大清真正灭了的原因,正是因为他们都跪着。

全民患了失语症,不是不说话,而是全说谎话、废话、大话、言不由衷的话。

这就不奇怪,我外交部发言人解释“有关部门”时说:有关部门就是有关部门,无关的就不是有关部门。

这哥们,如果不是在说相声,多半已经病入膏肓了。

始于自由,以至于自由

丘吉尔把整个西方文明理解为:“法治原则、个人自由、代议制政府”。每一项原则,都源于个体的独立与自由。最终也是为了保护个体的独立和自由。

比如上面说的法治原则,真正的法治,不是把法律当做政府控制人民的工具,而是个体寻求自由、独立的救济渠道。说的直白点,法治不是来治理人民的,却是为了保护自由而治理政府的。

自由不单单是整个盎格鲁圈文明的基石,也是整个人类需要遵循的价值。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的背后,是对上帝创造的人的高度尊重。

国民没有“独立的人格、自由的思想”,整个国家就会极其虚弱,不堪一击。

《权力的游戏》中,夜王带着异鬼,看起来庞大无比,无人可摧。甚至那些被异鬼杀死的人,复活后也成了夜王的部下。

然而,这个看起来庞大的组织,却只有一种声音,一个大脑,所有的异鬼实际上只是夜王身体的一部分。夜王一死,整个组织就坍塌了,异鬼没有独立人格,当然也会随着夜王的死亡而死亡。

凯文.凯利对未来的预测,是一个自下而上,没有领导和中心的组织。也就是说夜王的模式在未来世界没有市场,夜王看上去强大,效率极高。但是也意味着极其脆弱,夜王一死,异鬼全完。

摩西十诫中,上帝给人类的第一诫就是:“除我以外,不可有其他神”。

在约翰.加尔文看来:掌权者按自己的喜欢命令国民,任意对待国民,并且让国民错误的相信必须在一切世上顺服,实际就是把自己放在了神的位置,掌控良心和信仰,并用腐坏的脑袋给圣灵做导师。

把执政者当成上帝一样顺服,最终走的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,以色列人在埃及法老权势之下四百年,正是因为他们忘掉了祖宗敬拜的上帝,却把法老当成了上帝。

并发症发作

失语症的并发症,就是失忆症,哪怕我们在历史中受尽苦难,但我们却全然遗忘了。

出埃及进迦南的路上,以色列人完全忘了埃及受的奴役和苦难,却对摩西各种指责,对埃及无限美好的回忆。

失忆症让我们失去了历史,失语症让我们失去了当下,于是我们就没有了未来。两个病放在一起,基本就死定了,那是绝症。

还有救

中文世界中,“道”有语言的意思,同时也是真理的意思。西方的logic也是如此。中西方文明在这里出奇的一致。

也就是说:失去了语言,就失去了真理。

治病的方法唯有悔改,回到最初的“道”上。只有仰望天空,朝皇上跪着的膝盖才能坚挺起来,才能站起来说人话,活的像个人。

离开埃及,进入迦南,不仅仅是政治秩序的重建,更是以色列人灵魂秩序的重建。摩西十诫正是对以色列人灵魂秩序的重建,如此这样,才可以得自由,得生命。

愿上帝祝福这片土地


张凯律师于2019年6月13日记录

很久不写了,因为我也得了失语症,但是,这是病,要治。

觉得好,支持点银两,病也会好得快。

28 Responses

  1. 匿名说道:

    明知如此又咋办呢?不随不主流就会被认为愚蠢幼稚啊!另外,文章有点冗杂,可以删掉一些枝蔓的东西。后半部分有点狗尾续貂之感。说得不到之处敬请谅解。

  2. 刘云生说道:

    好文。我的同学群也有失意症患者,同受文革之难,知青之苦,却反把毛思想及文革捧上天!反美仇美,叫着要武统台湾!!真让人受不了被逼退群!

  3. 匿名说道:

    我想看评论

  4. 阿樱说道:

    张凯弟兄,失语症会好的,愿你的良心得自由。

  5. 匿名说道:

    好文!淋漓尽致!

  6. 匿名说道:

    刚回大陆,越发发现美国的美是那么的真实;在大街上碰到陌生人都热情的招呼,酒店更加热情,热情洋溢的问候,爽朗的笑声让人感觉在做梦……事实是,那确实是个梦,梦醒了我就回到了我失语的父老乡亲中间…主啊,给我智慧和能力,帮助我能对恢复乡亲们的语言表达有所助益,多说造就人,荣耀神的话……

  7. 匿名说道:

    拜读。

  8. 冰点说道:

    跪着久了就习惯,长期无语也自然成了哑巴。

  9. 彭莉说道:

    支持张律师!愿我们的失语症都好起来!共同发光做盐,为祖国的复兴而努力💪

  10. 仰望星空说道:

    读后,如同冲了个冷水浴,又一阵醒悟,谢谢。

  11. 周立新说道:

    与兄弟握手。相信上帝的人,就有力量的源泉!

  12. 匿名说道:

    张律师你好,文章很好👍。美中不足是我感觉有点不够切题,“我们都有病”,或“我们都已经不会正常说话了”,可以是两个主题。如果深挖“我们都有病”,感觉如果从“长了一副被欺负的脸”开始,以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为病理来剖析这个民族的病态病理,会不会更好呢?

  13. 匿名说道:

    愿上帝祝福你写出更多我们的心声

  14. 匿名说道:

    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可以得救!文章棒棒哒!

  15. 匿名说道:

    这个令人失语的,无可奈何的东西,我们称之为江湖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因为不愿意说,所以渐渐就失去了语言的能力,真的很可怕。愿上帝医治这片土地。

  16. 匿名说道:

    如果没有神,活在中国完全没有指望

  17. zjllzj说道:

    张凯弟兄中途退场,没有遇到语言的暴力,已经算不错了!尊重?这方面严重缺失!

  18. 匿名说道:

    西方的失语症也很厉害,“白左”和无神论自由主义者占领话语权和政治正确,是失语症的癌症。

  19. 张晓辉说道:

    张凯弟兄的笔杆子实在了得,也很幸运为我们所见。感谢上帝!

  20. 莱茵刻尔说道:

    感谢主的恩赐张兄弟又一篇妙文!🍎

  21. 匿名说道:

    我想到耶利米

  22. 陈默_书亚说道:

    好文章,荣神益人。以马内利。

  23. 匿名说道:

    有病,先得看看自己的病。不要借机只说别人的病

  24. 匿名说道:

    怎样支持奉献?写的对极了,我也不敢讲真话,得病了。曾经干过几天dang 建的活,全是歌颂dang的“真话”,所以干脆辞了那活,然而好多人还是继续做那活,而且上级dang员向下级要求歌颂,可悲……人人活在恐惧和谎言里……

  25. 匿名说道:

    敢说真话的人不多

  26. 匿名说道:

    我们都有病,这是不错的。进一步的病情诊断和治疗,参考刘仲敬的历史学。

  27. 匿名说道:

    为什么只有一个张凯?在病里发声?其余的人呢?都到哪里去啦?都去美国了吗?子不嫌母丑,母要子如何?

  28. 匿名说道:

    诅咒这个不能涚的

  29. 匿名说道:

    应该是logos,不是logic吧

  30. Abd说道:

    承認自己有病才能治好。 的確,我們都有致死的病,有病的人需要醫生,康健的人不需要醫生。 感謝主。

  31. 匿名说道:

    我想华夏历史还有一个自由文化的顶峰期,那就是宋朝。其时宋词和科技应该是华夏后来所不及的。

  32. 匿名说道:

    不怕,我们有药,祂赐的!

  33. 匿名说道:

    失语是被逼服了一种药,或者被点了哑穴 。

  34. 匿名说道:

    我们丧失了自然,没有恐惧,真挚而坦然的表情,变的木然和呆滞……。

    前两个逗号是否该换成顿号?读起来别扭。另外好像还有两处错字,影响文章本来的高质量……

  35. 金夫说道:

    服了哑药,或被点了哑穴,就失语。

  36. 祂的使女说道:

    我们丧失了自然,没有恐惧,真挚而坦然的表情,变的木然和呆滞……。

    前两个逗号是否该是顿号?读起来别扭。另外还有少许错字。虽是小毛病,但对本来文章的高质量有损。

  37. 曾祥波,电话13788953677说道:

    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政府,是百姓,百姓太好欺负,太好忽悠了,甚至于企业老板也如此,把干部的话当圣旨。提高百姓参政议政,维权监督能力是中国政治进步的唯一出路,一个缺乏有效监督的政府,还有十多亿百依百顺的良民,不出问题才怪。

  38. 匿名说道:

    真的是好文,现下好多人的确不会说人话了,但是他们如鱼得水,真正说人话的反而无语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