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凯律师 || 芳华不在,如何爱

米兰昆德拉在《生命不可承受之轻》中说:“令她反感的,远不是世界的丑陋,而是这个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。”

芳华,正是记录所有漂亮面具下的丑陋。

芳华之时,所有的错误都原谅,

所有的善良都会被忽视。

卑鄙的、自私的,都优雅的老去。

真诚的、善良的,都活的像个笑话。

卑鄙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,

高尚变为是高尚者的墓志铭。

除了战争的场景外,《芳华》通篇都是美好的,美丽的女演员、美丽的年龄、带着亢奋基调的红歌大串联、唯美亮丽的背景,而所有的苦毒、诡诈、伤害、猥琐都被美好包裹起来,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就像所有的背叛都是以狂欢开始,

所有的魔鬼看上去都是光明的天使。

因为这一切都投射着美好,

苦难才值得悲伤,

我们才值得哭泣,

主人公刘峰才会是“好人”,

刘峰,好的根本就是不是他自己,连一起吃饺子,也要挑烂饺子吃。

连自己都不爱,如何爱别人?

他好的已经不会爱,好的已经扭曲、变形、成为笑话。

刘峰真正像一个人,像一个男人的时候,就是他向林丁丁表白的那一刻。

那是他唯一的一次真实,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,而不是在演一个好人的戏。

而这一次对自己的叛变却彻底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。

他这次太过真实,让林丁丁不相信这是那个活雷锋,她感到了亵渎,活雷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。

刘峰是个悲剧,他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好人的偶像,整日膜拜。他如同整日拿着经文的法利赛人,对自己严苛的要求却失去了生命的鲜活, 

所有的奴役之路都是以建造天堂开始,刘峰在承担着好人的形象就必然承受因此带来的苦难。

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太好了。他因为向林丁丁表白而受到处分,单他怎么可以甘心的?一个好人怎么可以成为流氓?他必须用自己的生命去祭奠自己好人的形象,于是在战场上,他让别人都走,自己留下。如果他不是英雄,不是好人,他活着就没有了盼望。

刘峰是在听过邓丽君之后,向林丁丁表白的。林丁丁在他心里藏了很多年。原来,人可以这样歌唱,可以这样爱。在邓丽君的歌里,刘峰听到了人情味、听到了人性的真实、和爱。圣徒刘峰此时才觉得当个真实的人是多么的美好,他痴迷于人性的光辉。

几乎所有的人,包括刘峰、何小平在内,在芳华的年龄,并不懂得尊重、感恩、和爱。

你一定为何小平喊冤,但是,何小平为何需要悄悄的拿走林丁丁的军装拍照而不说一声?在一个畸形的世界里,她必须偷偷的做一件本来很正当的事情。她没有得到过尊重,当然也不懂得如何尊重别人。

他们每个人都是扭曲的、丑陋的、病态的。他们更像一个有固定程序的机器人,虽然灵动,却无法感知花香,无法知道冷暖。

在普通人都吃不饱饭的时候,他们可以厌烦吃饺子,而矫情的选择面条。

在普通人舍不得一毛钱洗一次澡的时候,他们可以排斥那个身上有味道的姑娘,她们可以举报向自己表白爱的人耍流氓,而毫无道德压力,哪怕她们从他身上占尽便宜。

她们可以因为怀疑就对何小平搜身,甚至要检查她的文胸。

他们也不知道自己需要悔改,因为他们没有被深深爱过,他们怎么会爱别人?

以至于,多年后,刘峰的女战友前一分钟还义正言辞的骂城管:你他妈的敢欺负残疾军人。后一分钟就拿着刘峰的假手,彼此戏谑刘峰当年的丑事。没有经历过爱的人,失去了芳华,剩下的是更深的诡诈和欺骗。

在经历了出卖、背叛、战争、误解之后,在他们失去芳华之后,依然是残忍的,是高傲的,是无趣的。

林丁丁不可能和刘峰在一起,他们各自构建着自己的天国。对刘峰来说,林丁丁是有魔力的,是新鲜的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这是他另一个世界的门,这扇门里,他看到牛仔裤,可以矫情,可以有邓丽君,可以有高档手表。

林丁丁对于刘峰而言,就像沙漠里的绿洲,他感到了窒息般的吸引,却不知道,林丁丁会选择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华侨,会让干事亲吻和拥抱,但是不可以让刘峰这样。

她只可以得到他的好处,她宁愿诬告刘峰也绝不会背负“腐化英雄”的罪名。她只寻求利益。她的世界里,“利益”就是最高的天平。她的美丽是她实现个人价值的工具,她很清晰自己的诉求。也很会使用自己的美丽。

然而,林丁丁的世界里并没有真正的盼望,林丁丁只会对这个世界无尽消耗。多年后,林丁丁已经消耗的满身赘肉。林丁丁,却得到了她所盼的。就像刘峰成了英雄而失去了手一样。他们都在各自的天国里找到了皈依,但是又何尝不是输得一塌糊涂。

何小平是善良的,她的善良源于她的卑微,她的爱也源于她对父爱的渴望,芳华正茂的时候,她注定无法获得刘峰的爱情,芳华正茂时,刘峰是骄傲的,他对何小平所有的好,是因为他是活雷锋,他必须这样。

而芳华逝去,刘峰失去了手,被老婆抛弃,得了大病,直到命运打碎了他一切的骄傲的时候,他才真正可以和何小平相依为命,他才真正懂得了爱,他才像一个人。此时,他与何小平也才真正有了一份笃定,这是洗尽铅华的繁荣,是走过芳华后生命的沉淀,这才是爱的高峰。

真正的爱,不是发生在芳华正茂的时候,而是命运去掉了我们所有的骄傲,彼此成为生命中一部分的时候,与你面对的,是一个残缺的、需要扶持的生命,而你也知道自己的不完整,愿意成为填充他的那个角。

张凯,写于圣诞夜,愿大家得到那一份有重量的爱情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

2 Responses

  1. 匿名说道:

    感谢张凯律师,感谢您发自灵魂的吶喊!

  2. 匿名说道:

    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来看问题,高屋建瓴,犀利独到

  3. 匿名说道:

    张扣扣这样的人物值得中国每个人学习,应该刀下留人,将来为国贡献准备打日本,美国为中国人民期待着解放台的一天,这样的勇士来浪费将来的社会不知多惨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