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凯律师 || 好戏不如好船

黄渤导演的电影《一出好戏》,故事以出现一艘好船而结尾。

电影设计是把人放到孤岛上,人们认为外面世界已经不存在了,于是在岛上开演了一出好戏。

影片穿插着各种笑料,却提出了一个古老而严肃的命题:如果没有彼岸世界,我们应该如何活着。

1

王宝强扮演的小王给出了第一种活法:不要问为什么而活着,活着本身就是目的,所以,这些人为了吃饱饭,可以接受各种凌辱。那个饥饿的教授,啃到了烤鱼,就不再谈什么尊严和价值。

电影里“张总”给人们提供了第二种活法:满足了人们吃和住的需求,但是没有公义。张总自己住豪华套间,制定买卖规则,自己却不遵守,依靠打手维持自己的统治,在其统治下:人们开始时欢天喜地,但很快就对张总提出了质疑。

黄渤扮演的马进,提供了第三种活法:他为孤岛上的人勾画了一个美丽的图景,共同努力,撸起袖子加油干,心怀希望、梦想,实现孤岛人民的复兴,当然,还要有爱情。

这种做法似乎不错,岛内的战争平息了,人们有了一个更广阔的目标,人们兴奋地跳着广场舞。黑暗中忽然点亮的灯泡,让马进头上有了无数光环。

然而,如果缺乏了灵魂秩序,我们就居住在幽暗之地,诚如《约伯记》所言:那地甚是幽暗,是死荫混沌之地;那里的光好像幽暗。(约伯记 10:22)

马进的光环命定将会散去,曾经有多少光芒,注定就要制造多少谎言。

而那在造神中狂欢的人们终究不是建造新家园,而是在创造乌托邦。

孤岛放大,就是我们整个人类生活地球,我们在地球上,一次次上演着孤岛的故事。

三种活法,都可以在典籍或当下中找到原形,如果没有出现那艘通向彼岸世界的船,马进的方案本可以胜出:衣食无忧,没有战争,心怀梦想和希望,建立人类新家园……

然而,船的出现,让马进瞬间成了政治骗子,他的小跟班“小兴”,成了阴谋家。

他们只能继续为人们编造美好图景,只有把这样的戏演下去,他们才可以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。冰激凌化了,人们就知道,原来过去的冰激凌,只是一坨屎罢了。

影片给出的三种人生,满足着人生命的三个维度:食物、公义、希望。

然而,满足了这三个维度,人类依然无法在岛上过上想要的生活。

影片中,小王、张总、马进,都最终落入平庸和力量枯竭。他们无法供给,失败告终。

所有的失败都是在告诉人们:人类自我救赎的路,终究是死路一条。他们终究无法代替人心灵深处更深的一个渴望:回家

无论人生满足了怎样的欲望,在“回家”这个巨大的渴望面前,都变成了一个幻影代替另一个幻影,一种盼望代替另一种盼望。终究,人们只能在暴力、战争、谎言中循环往复。

表面看起来,马进提供的方案最靠谱。然而,人类自我创造的希望,却最容易成为谎言。

2

小王看到了船,大声喊着:有船,有船。已经几乎忘记了彼岸世界的人们,马上深信:小王一定是疯了。于是,小王被打倒在地。

老实、忠厚的马进和小兴,也看到了船。但他已经掌握了权力和话语权,他们不能让冰激凌化掉,那时他们可能什么都不是。

阴谋家,策划着背叛和杀戮。

政治骗子,继续鼓动着人们的狂欢。

于是,他们大声告诉大家:根本没有船,也没有另一个世界。

他们之后所有的事情就是维系谎言,封锁消息,让人们忘掉回家这件事。

人类历史上太多的“马进”和“小兴”。原本忠厚与心怀梦想,他们大声告诉人们:共同努力,未来会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。

而他们却常常沦为阴谋家和政治骗子。

他们哪怕知道有通向彼岸的船,终日所做的,就是让谎言成为真理,在欢歌笑语中,让人们忘掉彼岸世界,活在当下。

3

托马斯.杰弗逊说:如果我们不被上帝统治,就会被暴君统治。

他实在是在说:如果人类不相信有一艘通向彼岸的船,那么,此岸我们就会生活在暴力与谎言之中。

没有对上帝的敬畏,暴君既可以是一个人的独裁统治,也可以是一群人的民主政治。

人类的困境,如果没有永恒的盼望,无论哪一种方案,都充满虚无与脆弱,最终是通往奴役之路。

只有回家的船,才是真正通向自由与永恒。

奥古斯丁说:“我们不能在地上建立天国,真正的家乡在那将来天上的国。”

所谓福音,就是告诉你有一艘带你回家的船。

无论我们可以在地上建造怎样的繁华,都无法阻隔我们回家的渴望。忘掉了回家的船,地上的繁华只是建造巴别塔。

人类历史上也真的出现过一个“小王”,他看到了通向彼岸的船,于是大声疾呼。

与影片一样,周围人也都以为他疯了,把他关起来。

他的名字叫做:使徒保罗。

彼岸世界也真的差遣了一艘可以回家的船。

这艘船传出了这样的声音:天国近了,你们当悔改。

人类社会,也真的因为这艘船的出现,发生了巨大的转折。

影片以马进的悔改而让故事发生逆转,马进不愿成为政治骗子和阴谋家,幡然悔悟。告诉大家有船的真相。

这才是他人生的巅峰。冰激凌不仅仅没有化,还化茧成蝶。

历史上的罗马帝国,本以为可以在地上建造无限繁华,却终究无力抗衡彼岸世界的呼唤。

基督教在经历了三百年的迫害之后,一位罗马皇帝也忽然幡然悔悟。公元313年,君士坦丁大帝签订《米兰赦令》,宣布基督教为合法及自由的宗教,也实现了他人生的巅峰。

4

“上船,回家”,是我们人生终极的渴望。

人类历史上,曾经无数次试图用谎言和暴力来消减这种渴望。然而,这个“好消息”具有极大的生命力和穿透力。

两千年了,他依然生机勃勃。

历史无数次已经证明:试图遮蔽这好消息的人,终究是螳臂当车,试图用狂欢代替这好消息的人,不仅失去了上船的机会,怕是连自己的狂欢也马上被巨大的虚无所淹没。

愿上帝祝福中国。

张凯律师记于2018年9月11日

很多朋友询问为什么迟迟不更新,

这让我愈加诚惶诚恐。

有人因为看了我的文章而找到了船,

这是我写下去的理由。

我们都在孤岛上,愿你平安。

打赏随意,我们起航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